我要的,是你也相信

发布时间:2017-07-03浏览次数:14

窗外的雨仍旧在低声叹息,仿佛我心底那最轻声的呼唤。她就在那里,但她听不见。

我喜欢雨,特别是晚上昏睡的时候隐约传来的雨声,若是能伴上点雷声,必然会有些许自己拥抱自己的惬意。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习惯——我所了解的,那唯一的不喜欢夜雨的人,此刻,正在哪里?

雨中读书确是一件很是悠闲的事,但是而今的我却不知道读书对我来说的意义究竟是什么?不过是强迫自己了解一些有用的知识——正如每天吃饭强迫自己吃下那些有益健康的食物一般。而,那内心最深处对知识的渴求的深渊,却被初高中那层浅浅的试卷给牢实的封了个底。再也没有黑洞般吸收知识阅读书本的欲望,大脑也很不能自抑的将那些好不容易挤进来的东西给一脚踢出去。回想起来,能完整记住情节的书,不过一本《三国演义》,一本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而这些恰恰是初一毕业之前看到的,那时的渴望是如今抓破头皮也想象不到的,而后来不知道是《红楼梦》开始还是《鲁宾逊漂流记》开始,那种渴望变成了对课本推荐的循规蹈矩,再也没有了一头饿狼扑进羊群的感觉,于是也再也不会有那种深夜秉烛的幸福。

但是我从来没想过,人生竟也如同读书一般。曾经也算是年少轻狂,或许是受到的赞扬太过稠密,以至于连自己的嚣张都能那么自信。可是时间变了,一切也突然之间变了。那座引以为傲的城陷落了,仿佛忽然之间,自己做什么都变成了错误,曾经美好的世界突然间变成了自己的敌人。一切都变得尽不如人意,自己如同世界的弃儿一般无人关心,偏偏自己怀着一颗不服输的心继续碰撞,于是不屈服的冷眉下留下的只是一道又一道的伤。悲哀的是我总是怀着希望——正所谓否极泰来,但是否从未到极,泰又从何而来?

既然否未极,又怎么能被眼前的小打小闹给办掉呢?自己一次次安慰自己,但是却也只是安慰,而已。

世界上只有两种动物能够到达金字塔的顶端,一个是雄鹰,一个是蜗牛。雄鹰拥有最好的条件天赋,他可以顺利登上顶峰,饱览天下。蜗牛没有雄鹰的本事,没有他的天资,但是他却同样有着最雄壮的心,有着最豪迈的志向,和最坚韧的心,于是他也能凭借自己的努力爬到顶端,俯瞰天下。故事总是到此终结,可是从来没有人说过,即使蜗牛爬到了顶端,他仍旧是一个蜗牛,人们看他的眼神,仍旧是对弱小的怜悯,仍旧不屑一顾。

我也曾期盼着像雄鹰一样雄踞在你面前,可是,现实给我的禁锢,那重重的壳,我又能拿什么来冲破?

若是我爬到了那顶端,你的态度是不是会有些许的改变?

我仍旧怀着希望,哪怕是自我安慰,我也在为了这安慰,一步一步向上爬……

我指望证明,我真的可以,和那些其他的大多数,有一点不一样。

刘同把自己比作狗,很贱很贱的狗——他真的很有生活的艺术,也很能吃苦。但是,那种对批评谩骂甚至所有痛苦都能微笑着摇着尾巴承受,然后继续向前跑的能力,又真的有几个人做到?

我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这般劳累——若是从未遇见,是不是就不会有这种感觉?

但已然一切都不可更改,正如我改变不了我自己,我唯一能做的,一点一点向上爬……

或许有一天,你会突然发现,呵,原来蜗牛也可以这样,让你信赖。

是的,我依旧相信,我要的,只是让你也相信。